江大米

有好玩的梗可以来找我私聊……

北极圈只能自力更生。。。。
米牙米超好的都不来了解一下吗!!!

别问我为什么奇牙是男的了呜呜呜,奇牙这个精灵刚出来的时候就是雄性,最后改成雌性了。。。
两个人都是私设,衣服乱画的。。。

lof100fo点图,选三个人我给你画头像,人物仅限seer,今晚十点截止。
快者优先。
质量参考配图,不举牌。
占tag致歉

.
“哎,你看那些人看我们干什么?”
.

背景第一次画别吐槽,是私设布和私设米,不是cp向,衣服随便画的。

【校园】【二】盖亚:你们都给我滚蛋

#校园paro,人物崩坏注意。

#梗来源于自己的日常和网上搜集到的

#本篇cp盖雷盖,瑞盖(兄弟情)

雷伊和盖亚是同桌。

按常理来说,身为八卦主角的同桌应该是最先得知消息的。但是雷伊身为学生会副会,整天忙里忙外,这些八卦也就没有闲心去听,所以直到下午,雷伊才知道盖亚中暑的消息。

“什么?!盖亚中暑请病假了?”

雷伊只来得及发出这一声惊呼,然后就笑趴在了桌子上。

在笑得连气都喘不过来的同时,心服口服地给某人竖起了大拇指。

布兄的手段高明,雷某人自愧不如。

就在雷伊笑得停不下来的时候,一道震耳欲聋的声音突然响起,吓得雷伊直接把自己的舌头咬了。

“靠!”

盖亚刚进教室,就爆了句粗口,而后怒气冲冲地走过来,将自己的背包啪地扔到椅子上,吓得旁边的男同学花容失色。

一旁见证了一切的同学第一反应就是把目光转向雷伊,只见雷伊迅速恢复了自己的人设,优雅端庄地坐在座位上,极为认真的写着作业。

同学:……

同学:mmp

“怎么了?”

雷伊脸上露出一副疑惑的表情,低声问道。

“你不知道?”盖亚猛地把头转过来,脸色狰狞的问道。

——鬼才不知道。

雷伊默默闭上眼睛揉了揉太阳穴,他害怕再盯着盖亚看自己会忍不住笑出声,而后缓缓道:“如果你是说请病假的事,我已经知道了。”

他好心没有说出中暑二字,要不然盖亚可能真就像传说中的原地爆炸了。

“全校都知道了!!”

盖亚表情扭曲了一下,咬着牙道。

……

原来你也知道啊。

雷伊心想,然后闭着眼道:“冷静,盖亚,有什么事请放学后再说,先坐下来。”

盖亚脸色阴晴变化不定,犹豫了好半晌,最终还是冷哼一声,一屁股坐到凳子上,嘴里嘀嘀咕咕地不知在说什么。

“对了,你的嘴怎么流血了?”

盖亚突然冒出一句话,直勾勾地盯着雷伊地嘴看。

……

雷伊抽了抽嘴角,支吾了一秒,道:“应该是太久没喝水了吧。”

——不,是笑得太厉害结果你一来把我吓得。

雷伊在心里默默地补上一句。

“哦。”盖亚点了点头,然后就转过头去,还不忘嘱托雷伊一句,“记得多喝水。”

 “喏,给你我的水。”

...

雷伊接过来,心里顿时有点小感动,还有一股浓浓的罪恶感,心中有些后悔自己之前干的事,边自责边犹豫着喝了一口。

雷伊呛得直接把水喷了出来。

芥末!

一旁的盖亚早已笑得人仰马翻,洪钟般的笑声响彻在整个教室,而雷伊不停地咳嗽,辣的眼泪哗哗直流。

等雷伊缓过劲来,看着盖亚笑得眼泪都出来的样子,毫不留情地一拳揍了上去。

我以后要是再为这家伙感动的话,我他妈就去狗带。

然后,盖亚的脸青了。

不是雷伊下手重,而是他看到了一个人。

白色短发打理的十分干净,额头上几缕深蓝色刘海随风飘逸,一副黑框眼镜架在高高的鼻梁上,穿着一身制服,稳步走进了教室。

他一进来,整个教室都安静了,仿佛置身于另一个空间,各种小星星在整间教室里闪耀,而盖亚紧紧扣着自己的桌角,身子紧绷,恨不得立马逃离这个地方。

瑞尔斯!

“他不是今天早上的课吗!!”盖亚脸色大变,压低声音朝雷伊问道。

“换课了。”雷伊望着盖亚的眼神带着浓浓的怜悯。

“我靠你怎么不早说!!!”盖亚险些要从凳子上蹦起来了,脸黑的就像是锅底一般。他早上请假就是因为有他哥的课啊!现在他哥换课那他今早还请个毛的假啊!

如果早上不请假他也不会被那黑妖怪钻了空子啊!!

盖亚无声地咆哮着,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同学们,今天上课前我有几句话要说。”

只见瑞尔斯双手撑在讲桌前,微笑着环顾一眼教室,最终把目光停在了盖亚身上。

我靠。

盖亚眼皮一跳,预感大事不妙。

“今天早上我听说有一位同学在大冬天的中暑了?我依稀记得好像是在咱们教室吧,不知是哪位同学呢?”

瑞尔斯笑着扶了扶眼镜,缓缓道:“我实在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体质会让一个人被冻得中暑,能给我解释一下吗?”

然后,全班同学刷的将目光齐齐转向脸都快要憋成猪肝色的某人,眼神中带着九分幸灾乐祸一分同情,盖亚无言地看着瑞尔斯,内心已经崩溃。

————————————————————tbc————————

盖亚:我今天一定是出门没看黄历

雷伊:呵呵哒。

布莱克:活该。

卡修斯:你们慢慢玩。。。

【校园】【一】布莱克:我心好累

#校园paro,人物崩坏注意。

#梗来源于自己的日常和从网上搜集到的

#本篇cp莱修盖雷盖

下课铃声响了。

布莱克面无表情地坐在座位上,看着周围前一秒还恍若死尸的同学就像是受到了来自神明的召唤诈尸蹦的老高,背上书包高声欢呼着飞奔出门。

转眼间,教室里好像就剩他一个人了。

布莱克也不急,慢条斯理地收拾完书包,这时,他忽然记起在下午刚来学校的时候看见有的人就已经在干相同的事情。撇了撇嘴,挎上自己的单肩包离开了教室。

顺便锁了门。

临近黄昏,布莱克从被橙色铺满的教学楼缓步走出,周围的寂静让他很惬意,此时正是初冬,空气中带着些许微凉,一排排树下的枯叶踩上去发出轻微的破裂声响,布莱克就这么静静走着,当他走出教学区的时候,忽然有一抹雪白映入他的眼帘。

第一眼,还以为是雪。

不过,布莱克很快就看清了是谁,因为某人正在朝他快步跑来。

五米,两米,一米……

然后那人就扑倒在了他的脚下。

布莱克:???

他顿时有种自己被跪拜的奇妙感觉。

那少年几下子爬起,身上已经沾满了枯叶的碎片,他雪白的头发上都沾了几片。

少年慌忙拍打自己身上的碎片,布莱克顺手取下了他头上的几片枯叶,轻轻吹了吹。

“等等等等,小布小布!”

布莱克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喊叫吓了一跳,连忙俯身看去,却刚好撞上了少年抬起的头。

痛。

布莱克的第一感觉便是如此,好像自己的鼻梁被撞塌了,他下意识去摸自己的鼻子,湿湿的。

这时,那少年也抬起头来,充满歉意地准备给受了他牵连的某人道个歉,结果却是滚了滚喉结,欲言又止。

布莱克抬眸望去,两人的目光一瞬间对上了。

然后几乎是同时,少年抬起了手指,布莱克皱紧了眉头,异口同声地说道:

“你……也流鼻血了?”

……

如果可以,布莱克不希望这种默契发生在他俩都流鼻血之后。

然后二人顺利地进了医务室。

“哈哈哈,小布,我们太有缘了!”

走在前往宿舍区的路上,少年捂着自己的鼻子,开朗地笑道。

布莱克不想理他。

就这样,二人走进了宿舍区,然后一起进了宿舍楼。

值得一提的是,布莱克和卡修斯同住一间四人宿舍,与他们一起住的还有两个人,而其中有个家伙对于布莱克来说格外……

布莱克刷卡后,打开了宿舍门,然后一张脸几乎是贴到了布莱克脸上。

!!!

布莱克差点吓出心肌梗塞。

一旁的卡修斯也吓呆在原地,然后一个出气,棉花团蹦了出来,鼻血哗哗流出。

在一秒后,布莱克猛地把那张可恶的脸拍走了。

烦人。

干净利落地甩了甩手,布莱克从容入室,将自己的背包放在上铺,然后抓住栏杆,猛地一跃,轻松地上了床铺。

“哈哈哈哈,我刚没看错吧?卡子你和那个黑妖怪都流鼻血了?”

洪钟般的笑声充斥着整个宿舍,一旁的金发刺猬头无奈地叹了口气,自觉地把耳机插上。

卡修斯道:“是的……这是个意外,事情是这……”

“停。”布莱克果断打断了某卡的叙述,冷着脸从上铺探出头来,道,“卡修斯,你的作业还没有做完。”

“哦哦对对!”卡修斯顿然醒悟,连忙打开全息投影,带上耳机做作业去了。

随后,布莱克瞥了斜下铺某人一眼,也翻了个身,做作业去了。

金发刺猬头知道自己把作业做完了,但还是若无其事地打开投影,翻看一些资料。

宿舍里顿时安静下来了。


次日清晨。

“怎么这么慢?”

布莱克皱眉看向快步从宿舍楼出来的卡修斯,问道。

平常的卡修斯是和他一起出门的。

卡修斯整了整装束,朝宿舍楼指了下,道:“盖亚让我帮他请个假,他不想上课。”

布莱克听闻,眼神变幻,嘴角微微上扬,然后他轻声道:“没事,这个假我来帮他请。”

卡修斯:……

卡修斯:盖亚兄你保重。

然后当下午盖亚来上课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中暑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学校。

tbc

如果反响好的话,会继续更下去的

完美,我被弥桑老师一脚踹回雷安坑了,现在对安哥和雷总简直痴迷到爆呜呜,第一次画安哥,画技拙劣不要在意,我就是兴起摸个鱼。

8.23祝布殿生日快乐!
您是最伟大的光明守护者。
下一棒 @是莫伊伊伊伊啊—
p2原图。

是蛋吉老师的设定!喜欢醉酒的布xx话说画出来为啥有种御姐的感觉【不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