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糯米

扩列私聊哈~

完美,我被弥桑老师一脚踹回雷安坑了,现在对安哥和雷总简直痴迷到爆呜呜,第一次画安哥,画技拙劣不要在意,我就是兴起摸个鱼。

8.23祝布殿生日快乐!
您是最伟大的光明守护者。
下一棒 @是莫伊伊伊伊啊—
p2原图。

【金色天空】

cp米牙米莱修盖雷盖
第二章
“这次宗门派给我的任务是驯服或猎杀最近横行在落城的一只妖兽。”赛小息道,“这只妖兽行踪不定,十分神秘,近几周才出现在落城,前几天出没的更加频繁,扰的居民都无法安心生活,需要尽快解决。”
“根据一些可靠消息,初步推断这只妖兽为摄魂妖,成长期。现如今已有十八个人的灵魂被它吞噬,危险系数较高,最主要的是它难以抓捕,好像有着某种藏匿的异能。”
“但是最好还是去问问本地居民,尤其是受害者亲人,这样应该能更好地掌握情况。”
“……你有在听吗?”
“啊?我在听啊!”
小米咔嚓咔嚓地咬着手里的冰糖葫芦,正沉浸在美食的诱惑里,随口应了声便是再度咬了一口冰糖葫芦,看得赛小息突然有些心虚。
——根本没在听吧。
小米他……没问题吧?
说实话,小米现在这副样子真的让人不敢恭维,从客栈中出来的时候随手捞了件满是补丁的旧衣服穿上,因为赶时间连头发都没打理就胡乱束起,看起来比昨天还要糟糕,原本白白净净的脸上不知是干了什么抹得有些脏,再加上本就懒散的姿态,活脱脱地像个乞丐。
——当年我初见他的时候,似乎也是这个样子吧?
赛小息的心忽的一颤,似乎又回到了那个乌云压顶的阴天,在一个充斥着各种奇怪味道的垃圾堆里,当他无意拨开垃圾时,看到了一个毛茸茸的脑袋,以及一双黯淡的眸子。
当时的赛小息没有多想,只是抱着总不能把一个小孩子弃之不顾的心态,在雨中将年幼的小米抱回了家。
现在想来,当年的做法也许是对的。
“到了。”
赛小息感觉自己的衣袖被猛的一扯,立刻从回忆中抽出身来,望着眼前看着就要倒的草屋,咽了咽口水,走近扣响了木门。
“有人在吗?”
赛小息大声问道,过了一会儿,一道嘶哑的声音从门内传来:
“谁?”
“我是枫狄宗的弟子,听说这里有人被摄魂兽吸魂,奉宗门之命前来解决麻烦。”
沉寂片刻,木门缓缓打开,一位腰背佝偻的老者颤颤悠悠地站在门前,满头白发几乎掉光,脸上的褶皱挤在一起,给人一种极不舒服的感觉,浑浊昏黄的老眼直勾勾地盯着两人,看得赛小息有些脊背发凉。
“进来坐。”
赛小息微微欠身,跟着老者进了一间较大的厅室,小米紧随其后,二人坐在了一张看着还算干净的长椅上,那老者给他们分别倒了一杯茶后便一屁股坐在对面的木椅上,沉默不语。
“那个……老爷爷,为了尽快抓住妖兽,不得不请你再回忆一下当晚令郎遇害的全部过程,最好是把各种细节都告知我们,可以吗?”赛小息道。
老者依旧垂着头,默不作声。
“老爷爷,我能明白你的心情。”赛小息叹息道,“但是若是您什么都不告诉我们,令郎的仇就会永远都报不了了。”
那老者抬头,浑浊的老眼紧紧盯着赛小息,他的呼吸仿佛也急促了,伸出一双只剩下皮的干枯手掌,颤抖着握住了眼前的茶杯,老者发出一声低低的呜咽,听的赛小息心脏一抽。
“惠儿他……”
“那晚,我早早便让惠儿睡下了,待他睡熟后,我就出了他的房间,那时家里我只点了两只蜡烛,我刚开始没注意,后来竟发现房子里的烛光越来越暗,我感觉事情不对劲,就从抽屉里取出一只蜡烛准备再点,可就在这时候,光灭了。”
“我当时想都没想,就冲进惠儿的房间,确认他呼吸无碍时,就又出来,摸黑点了一只蜡烛,整晚就再没有出现怪事,但第二天早上,惠儿好久都没有从屋子中出来,我叫惠儿他不醒,连忙请去看了神婆,却说他魂魄已经强行被抽走。”
“惠儿他……还那么小……呜……现在他走了……就剩我一把老骨头还有什么意思?”
说着说着,老者呜咽起来,干瘦的肩膀一抽一抽,整个屋子里弥漫着悲伤的气氛。
……
出门之后,赛小息道:“小米,这份任务我们一定要尽全力完成。”
小米转头,看见赛小息泛红的眼眶,轻轻点了点头。
赛小息道:“我们再去其他几家了解一下情况吧。”
“嗯。”
……
“道长大人,您终于来了!请一定要救救我相公,我给您跪下了!求您了!”
赛小息连忙将一位妇女扶起,但那妇女硬是哭喊着不起来,非要让道长大人救救自己的孩子,赛小息急得解释自己也没什么办法,后者听了哭声更大了,引得邻居们都纷纷前来围观。
“这不是张家那寡妇吗?”
“就是前天丈夫变痴呆的那家?”
“啧啧,世事难料啊。”
“哎,都是可怜人啊……”
赛小息被两面夹击,顿时有些不知所措,小米瞟了前者一眼,懒洋洋地向围观的邻居走去,淡笑着道:“诸位可对张先生遇害一事有所了解?”
众人面面相觑,心道难不成这乞丐也会法术?其中有一人试探着道:“阁下是……?”
小米道:“我是屋里这位道长的助手,我姓米。”
“原来是米道长。”
一位村民道:“这张家的事我知道一些,这件事发生在前天晚上,那天我和一些老朋友喝酒晚了,出来的时候被凉风一吹清醒了些,在经过张家门口时,突然听到了一声闷响,转头却看见张家后院围墙外蜷着一个什么东西,我也喝懵了,啥都没想就走了过去,还离着几步远的时候那东西突然站起来吓了我一跳,定睛一看这不是人嘛,我刚想叫住他问个清楚,结果他撒丫子就跑,还跑的挺快,之后我就不知道了。”
小米道:“看清楚他长什么样子了吗?”
村民道:“当时黑灯瞎火的,哪能看清楚,就感觉他个子不高,和里面的那位道长应该差不多。”
小米挑了挑眉,这时赛小息走了过来,一脸无奈的样子,便问道:“如何?”
“那晚她睡得太死,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赛小息叹息道,揉了揉太阳穴。
“对了,小米,之后的事情就交给我吧,毕竟是宗门派给我的任务,你趁这几天好好休息吧,放心,我会完美完成任务的。”
小米道:“带上我也没事吧,我又没帮你忙。”
赛小息道:“不用不用,我可以一个人完成的真的!”
小米道:“那好吧。”
赛小息挥了挥手,转身离开,小米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懒洋洋地迈着步伐也走了。
小米漫无目的地在城里瞎转悠,在一间茶馆外停了下来,抬头一望招牌“顺德茶馆”,便慢慢悠悠地走了进去。
“客官,有什么需要的?”
小米一坐下,一个店小二便笑着走来躬身问道,前者抬头注视了店小二几十秒钟,看得店小二鸡皮疙瘩有起来的趋势,才缓缓道:
“花生米和瓜子有吗?”
店小二忙道:“有的有的,要各上一碟吗?”
小米道:“嗯,再来一杯茶吧。”
店小二道:“好的客官您稍等。”
待茶和花生米都端上来后,小米叫住了之前那位店小二,道:“哎等等,能耽误你一点时间吗小兄弟?”
“客官有什么需要的?”店小二问道。
“来来来陪我聊聊。”小米随意地道。
店小二有些犹豫,环顾四周看见茶馆里目前还算清闲,就拉开凳子坐了下来,小米顺手给他也倒了一杯茶,见店小二疑惑的眼神,随意地笑了笑。
小米道:“你们这里有什么怪事吗?”
店小二道:“怪事?最近倒是有一件,就是那夺魂案。”
小米道:“除了这件再没有了吗?”
店小二沉思起来,左手摩挲着自己的右大拇指,忽的一个激灵,连忙道:“有的有的!”
小米来了兴趣,道:“讲讲看?”
店小二道:“这怪事是在七天前发生的,据说有一个猎人在山林里迷路,走着走着,看见一双极大的,冒着蓝光的眼睛在他面前,顿时吓得想也没想就一斧头挥了过去,然后落荒而逃,据说在回家的路上回头还能看见那双蓝眼睛。”
小米道:“那夺魂事件是什么时候发生的?”
店小二道:“六天前吧……我也不是记得很清楚。”
小米道:“哦?那最先是哪户人家遇害的?”
店小二道:“据说是岳家吧。”
小米挑了挑眉,那店小二紧接着道:“如果客官有兴趣去柳家看看,我可以带路。”
“我为什么要去?”小米斜眸含笑看向店小二。
“您不是先前那位道长的助手吗?”店小二眨眼道。
“助手?阁下在说什么?”小米有些茫然地问道。
“哎?您……”
“花生米吃完了。”
“哦……好的,我给您添去。”

是蛋吉老师的设定!喜欢醉酒的布xx话说画出来为啥有种御姐的感觉【不你

金色天空【中篇连载】

古风仙侠pa,战联主角组,米牙主角,主cp米牙莱修盖雷
第一章
相传这世间,有一奇物。
一说这奇物是一块透明的石头,无坚不摧,一说它是一把绝世宝剑,能斩尽天下万物,还有一说这奇物是虚无缥缈的,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这一世界。
后来一位武神横空出世,手拿一把巨斧将一座仙山硬是劈成两半,当他人都惊疑不定之时,那位武神从劈开的部分中取出了一块金光闪闪的令牌,刹那间整个世界都震动起来,空间扭曲着,破碎着,旋转着,最终分裂成了三片紧挨着的封闭空间,这便是当今三界的由来。
当时正是伏天,因此后人们称这次史前巨变为伏天之变。而那金色令牌从此获得了一个称号,为裂空令。
后来被分裂在不同空间的人们便定居了下来,由于环境的不同,人们。也逐渐分化成了两个群体,一为仙,二为真,但不论身份如何,死去的人们都被第三空间所吸收,渐渐地便形成了第三大群体——鬼。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几千年过去,三界空间开始出现了裂痕,这就是当今妖魔横行,鬼怪挡道的原因。”
那伙计清了清嗓子,端起一杯茶一饮而尽,正准备休息片刻,一道清朗的声音横插过来。
“那么,请问那位武神以及那金色令牌哪里去了?”
茶楼里忽的静了,那伙计也机灵地紧,快速地道:
“自从三界分裂后,人们也尝试去寻找过武神与裂空令,但最终一无所获,有人猜测武神与裂空令在那次巨变中被空间撕裂,又或是卷入另一个世界,这就无从得知了。”
“那请问那位武神贵姓?”
之前那道声音再度响起,众人心道有好戏,闻声望去,最终一些人的目光定格在茶楼的一个角落,只见一道修长身影坐在木椅上,一身白衣如雪,约莫十八九岁的样子,右肘倚着身前的木桌,手腕撑着下巴,左手拿着一杯清茶放在嘴前,橙红长发松散地束到脑后,发梢微卷,容貌十分俊美,但神态举止间都透出一股怠懒,刘海下一双红眸瞟着台子上的伙计,见到众人的反应也只是淡淡一扫,并未理会。
众人对于此人的第一印象便是懒散,看这样子估计又是一位游手好闲的公子哥,笑笑便继续扭头做自己的事,那位伙计抽了抽嘴角,心道这位公子莫不是来砸场子的,咳嗽了几声,道:
“这位武神听说是哪位隐修的徒弟,在山中潜心修炼多年,因为伏天之变一举成名,但并未透露自己的姓名,故不得知。”
“现在还有什么问题吗?”
那少年摇了摇头,道:“你继续。”
“……”
在旁围观的群众差点憋笑憋到岔气,这个伙计在开头就说了这个故事的名字是【伏天之变】,如今故事已讲完了,这个少年却说如此,不是存心找尴尬吗?一些原本听故事听的昏昏欲睡的客人都精神一振,赶紧转头看着伙计僵硬的脸色,沉寂片刻,后者有些艰难地道:
“我讲完了。”
“啊?”
少年恍然大悟,当即道歉道,“抱歉啊,我还以为你要接着讲。”
“……”
“来来来再上一壶茶!”
“哎这个菜不错。”
“对了听你昨天说小夏要嫁人了?”
短暂沉默后,茶楼再度热闹起来。
“抱歉!抱歉!我来晚了!”
一个看起来大约十五六岁的少年风风火火地闯进了茶楼,引得众人侧目而视,少年环顾四周,在一张木桌前目光停顿了下来,绽放出灿烂的笑脸,快步走向木桌,一屁股坐了下来。
“抱歉小米,等急了吧?刚才宗门里有些事情耽误了,把你晾在这真不好意思。”
“无妨。”小米道,眼前的少年眉目尚且稚嫩,一头浅橙长发盘于脑后,束着一道柔红抹额,上印有白色花纹,似龙腾虎跃,红衣飘然,腰间系着一条洁白绸缎,挂着一支碧绿竹笛。周围来喝茶的客人纷纷看向少年那道抹额,眼神不免带上了点惊异。
“是枫狄宗的人?”
“年纪轻轻就能进得了枫狄宗,看来不是等闲之辈啊!”
“枫狄宗的人来这里作甚?此地又没有妖兽一类。”
“没有妖兽?你老多久没出门啦?前几天闹的沸沸扬扬满城皆知的妖魔作乱一事可还没有平定下来啊!”
“我看八成就是为了这件事。”
少年听着周围议论纷纷的嘈杂声,脸色微红,坐姿也更端正了一些,对面的小米斜眸瞧着欠着的模样嘴角无意上扬,忽道:
“赛小息。”
“在!”
赛小息反条件式地猛然站起,身后的椅子哐当一声翻倒在地,他手忙脚乱地将椅子扶起,这才发觉原本热闹的茶楼竟是寂静无声。
他错愕抬头却扫见小米茫然的表情,就在这时茶楼里的其他客人哄然笑成一片,巨大的声浪将原本站起的赛小息重新吓回了凳子上,小米缓缓低下了头,用茶杯堵住自己的脸。
我不是故意的真的。
——好吧可能是故意的但是真没想到会成这样。
“不是我说这位仁兄真的是枫狄宗的弟子吗哈哈哈哈??”
“这两位兄台果真不同凡响啊!”
“不能笑,不能笑,人家起码还是四大宗的弟子啊哈哈哈哈!”
——感觉有点对不住对面这位。
小米抬头抿了一口清茶,顺便瞟了赛小息一眼,果真,后者耷拉着脑袋,几乎要塞到桌子底下去了,无奈叹息一声,拉着对方的手腕就是直接往出走,当二人逐渐远离茶楼后,步子才缓缓慢了下来。
“那个……小息兄,实在对不住。”小米抿了抿嘴,道。
先前确是他不好,若是没有那一声,赛小息也不至于如此尴尬,他自己对于那些丢脸的事倒是无所谓,但对于赛小息,恐怕就没有他那么洒脱了。
“你不用道歉,小米。”赛小息郁闷道,“是我历练不够,只是这样一个小场面就弄得如此失态,更别谈驯服妖兽了,我估计我一对上就会吓得跑掉。”
“为了尽快成为宗门正式弟子,以后还请你多多磨炼我了。”
小米:???
——您的意思是让我继续这样做吗?

激情画花怜
第一次画古风没掌握好(; ̄ェ ̄)

卡:小布,你看天气这么热,我给你扎个麻花辫吧!
布:我不热,没看见我穿的这么厚吗?
卡:哎呀,小布你是我最好的兄弟了,这点小要求总能接受吧?
布:你是想让我把你的尾巴拧成麻花吗?
卡:【吓到】

卡:请叫我卡麻花,旁边的是我的好兄弟布麻花!
布:……【突然想打人】

卡修斯:在布莱克生气的边缘大鹏展翅。

hh在无意看到的一个沙雕梗,笑死我,后面的图可随意填词

“布莱克先生!不要走的那么快啊!”
有些气喘地跑过来,笑嘻嘻地拽住某布的斗篷。
“这样就好啦~”
血族身子一僵,下意识地甩了甩斗篷,挣开眼前小鬼的手。
随后迈开步子,大步流星地走开。
“?!哎哎哎等等我——”

“这家伙为什么还不走……”
心好累。
是上次的后续,这周估计会肝出人设或者一个小短漫